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师勾引老师
老师勾引老师

  又下雨了,我撑着伞路过2号教学楼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王老师!王老师!」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好像没有别人,可能就是在喊我吧。顺着声音望去2号教学楼前稀疏的站着几个人,应该都是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留在了这里,扫了一眼,感觉好像没有认识的,就继续走了两步。

  「王岳光!」

  可能看到我没什么反应,干脆把我的名字喊了出来。我细看了一下,好像是我们系的徐老师,之前见过几次,不过她的名字不记得了。

  「徐老师!」我朝着2号教学楼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徐老师已经跑下了台阶,钻到我的伞下。

  「刚才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你是回宿舍么?顺路把我送回家,今天忘记带伞了。」「嗯,是回宿舍,突然有人叫我王老师有点不习惯,您住哪里?」「呵呵!看来你还要适应一段时间。我家住在碧源小区7号楼,你回宿舍正好顺路。看来你工作够认真的,这么晚才回去。」我笑了笑:「反正回宿舍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还不如在系里多待会,我现在也没什么工作可做。」说着说着就出了学校的西门,感觉左臂一紧,徐老师的两只手有点紧张的抓住了我的手臂。过了小桥这段路不太好走,出过几次事故,主要是没有路灯而且还有汽车经过,由于某些原因一直都没有解决,虽然多年来一直有人给学校反映,但是学校好像也无能为力。

  到了有路灯的路段她松开了手,低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说了句:「没什么」很快就到了她家楼下。

  「我到了!谢谢!去我家做会不?」

  「不了,今天太晚了,以后有时间再去你家拜访。」「再见,路上小心!」「再见!」

  我回到宿舍收拾收拾就睡了。缘分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经常能遇到徐老师,有时候见面打声招呼,有时候聊两句,渐渐的也就熟络起来,直接或间接对她也有了一些了解。徐老师叫徐影,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老公在一家合资企业当经理。

  这里的天气就是这样,一到夏季就经常下雨,而且天气预报也不怎么准,趁着雨还没有下大赶快回宿舍的比较好,心里这样想着。由于没有找到我的雨伞也只能冒雨回去了,正好把衣服洗了。在经过2号教学楼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朝门口看了看,由于现在是暑假期间,门口并没有人。这样的小雨淋在身上感觉还不错,不觉已经快到校门口了,有把伞从侧面撑了过来。

  「王老师,今天你也没有带伞呀!」

  「徐老师,我的伞不知道被谁拿走了,咦,这不是我的伞么?」我看着她撑的那把雨伞说。

  「对不起,在系办看到有把伞,又没有人,就拿来用了,没想到是你的,那还给你吧。」说着就将雨伞递了过来。

  「还不是让我当苦力。」我微苦着脸说。

  「那我来撑。」她又把撑着雨伞的手收了回去。

  「别,你这样撑我跟在外面没什么区别,还是我来吧。」在接雨伞的过程中碰到了徐影的手,很软有些凉,刚碰到的时候她颤了一下,之后就很大方的将雨伞送到了我手里。

  出了校门,徐影说她认识一条近路可以很快到她家。说实话我根本不信,学校周边5公里范围内我还是非常熟悉的,当然她也没有非要我相信的意思,只要按着她说的走就可以了。最后来到的是一家农贸市场,她进去买了一些菜出来。

  「满足一下你要当苦力的愿望。」说着把买的菜递给了我。

  出了农贸市场没走多久就到了她住的小区,在她热情的邀请下,去了她家。

  「你衣服都湿了,去洗个澡吧!」

  「如果能把衣服洗了最好。」我随便说了一句。

  「好,我给你找干衣服给你换。」很快找了一件T恤和一条短裤给我。

  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感觉衣服有点小。

  「很合身吗。」徐影笑着说道。

  「准确说是紧身!」我反驳。

  「你在客厅看看电视,我去冲一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客气。」徐影说完就转身去了浴室。

  「你用了我的毛巾!」浴室中传来徐影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就随便用了一条。」

  我看了一会电视,徐影就穿着一件淡青色的睡衣从浴室走了过来,边走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裸露在睡衣外的肌肤晶莹而洁白,尤其是手臂上的皮肤经过温水的洗礼后显得格外滋润通透,似乎用手掐一下就能掐出谁来,我不得不说,刚刚洗完澡的女人要比平时漂亮一些。

  「你在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我,略微显得有点心虚,「这个时间也就是一些娱乐八卦节目可以看。」「没想到你还看这些?」徐影已经坐在了我的旁边,依旧擦着她的头发。

  「娱乐一下么,比一些枯燥的不着边际的歌颂节目来的有意思一些。」我转头看了一眼徐影,洗完澡后脸上显得有光泽多了,而且微微有些红润。

  虽然我们谈论着娱乐圈的一些话题但感觉还是有些不自然,渐渐的不知道该聊些什么,陷入沉默,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我稍微动了一下胳膊,不知道是否给了她什么暗示,她将上半身靠了过来,头轻轻靠到了我的肩上,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到了她的被淡青色睡衣遮盖了一部分的肩膀上,温润软滑的感觉从之间传来,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手指不禁在她裸露的肩头来回滑了两下,她将身体向我这边移了移,让她自己靠的更舒服些。

  这时我心里还是有些矛盾,现在这种情况又能怎样呢?能拒绝么?我不是君子,而且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青涩少 年了,既来之则安之吧。有些时候渴望得到的东西往往得不到,并不太在意的却不经意间已经到了自己手里。

  「你是不是早就想了?」她低声说。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低下头在她的头发上轻轻吸了口气:「真香!」混杂着女人体香的洗发水味道让我产生一些冲动,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冲动。

  也许是听到我的回答,她慢慢扬起头,眼神迷离地朝我望了过来,从她的眼睛里除了情欲以外我还隐约感到一些其他的我还不能解读东西,也许是隔着镜片的原因吧,过滤了某些信息。

  这样的距离足以让我看到她脸上的每个毛孔,岁月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眼角处有些许鱼尾纹,脸上的皮肤没有身上那样洁白通透。也许由于戴着眼镜的原因,她比平时显得更具知性,对我更增加一丝冲动。微薄的嘴唇泛着淡粉色的光泽,让我不禁幻想她下面会是什么颜色。

  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我低下头,轻轻吻上了她柔软的嘴唇,由轻柔慢慢变得疯狂起来,两条舌头由相互的碰触到缠绵转而纠缠起来,相互吸吮着对方的津液。由于激励的深吻而忘记了呼吸,在几乎要窒息的时候我离开了她的粉唇,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许是由于吻得太激烈的缘故吧,她的嘴唇由于充血而显现出红色。

  她离开我的怀抱,站起身来,我也随之站了起来。她伸出双臂环抱着我,将身体紧紧贴着我,我顺势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从额头向下滑过鼻尖吻上她的双唇,右手沿着她的背部慢慢滑到她丰满的臀部,感受臀部的丰润,轻轻地在她的臀部抚摸,随着嘴唇与舌头的动作增加抚摸的力度。

  在吸吮她柔软的舌头的时候,右手撩开睡衣,从光滑的大腿想上摸到大腿根部,由于有丰满臀部的阻挡无法直接摸到草丛下的阴道,但指尖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从阴道流出的滑腻。

  我将她抱起,走进卧室,将她放到床上,然后压趴到她身体上,直接吻了上去,一只手隔着睡衣揉摸着她的乳房,比起臀部来显得更加柔软,她的蓓蕾渐渐硬了起来。我将嘴唇移到她的耳边,呼了一口气,感觉她的身体紧了一下。

  「可以么?」我知道这是一句废话,而且也知道答案,但我还是问了。

  不知道是对我的回答还是因为我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在她的耳际所带来的自然反应,从她的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嗯」声。

  我除去双方的遮蔽后又压到了她白润的身体上,用膝盖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然后将硬的有些发胀的阴茎顶到了她的胯间,寻找它可以进入的密穴。在她的帮助下,龟头分开密穴的门扇,在爱液的润滑下顺利的挤了进去,沿着润滑的阴道向更深处探索。在进入密穴的刹那她轻「噢」了一声。

  当龟头到达阴道的最深处的时候我停顿了一下,感受温热的包裹感,然后将阴茎向外抽出,在龟头要离开穴口的时候又迅速的插了进去,阴道壁上的肉粒在龟头穿过的时候摩擦着龟头,在龟头到达深处的时候碰到一团软肉,正好碰到马口处,带来强烈的刺激。

  用这个姿势进出了几十下后,感觉无法完全深入,除了第二次插入的时候马口碰到了一次软肉后就再也没有碰到了,而且随着不断地刺激,大量的爱液从阴道渗出,增加了润滑而降低了刺激。在每次进入的时候总感觉自己的某些力量无法完全宣泄出来。

  我停了下来,双手撑起上半身。感觉到进出的停止,她略带朦胧的眼睛盯着我,看出我的意图后,先是横了我一眼,然后配合着将双腿蜷到了胸前。这样一来,她的臀部就向前挺起,将整个阴道暴露出来。我的阴茎并没有因为姿势的改变而滑出来,还有一部分一直嵌在阴道中。

  向下看去,她那褐色的穴口夹着黑色的肉棒,两片门扇贴在肉棒两侧,由于爱液的滋润肉棒显得格外黑亮,而阴道周围的草丛也由于得到了灌溉而黑油油的,与肉棒相互映衬。

  我将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肉体撞击的声音,身下的肉体向下陷了一下随即又向上弹起。我感觉到体内的力量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便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每次用力插入的时候都能听到「啪」、「咕叽」的声音,都能感到下陷又反弹的过程,偶尔马口能够配到那团软肉,带来更强烈的刺激。

  随着不断地抽插,徐影的眼神也由带有一丝朦胧,慢慢变得迷离,渐渐火热起来,开始放出光彩,同时身体也开始紧绷,尤其是阴道开始变得紧密起来,似乎要阻止入侵者的进入,又似乎不想让它溜走。我加快了速度,在向下冲刺的时候将全部重心都放在与她结合的部位。几个冲刺后从她的喉咙发出压抑的「噢--啊!」慢慢地她紧绷的身体也软了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我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依旧保持原有的频率。由于上千次的摩擦,使得阴茎尤其是龟头部分有些酥麻的感觉,这种酥麻感虽然降稍稍降低了摩擦带来的快感,但是带来的是另一番滋味,从龟头一直沿着脊背向上传递。阴道深处的软肉对马口偶尔的碰触产生的刺激顺着龟头连同摩擦的快感夹杂着酥麻的感觉顺着阴茎穿过会阴沿着脊椎一直传达到后脑,刺激着大脑皮层。

  在她第二个高潮来临之后,我停了下来。她看着我满头的汗水伸出双手抱住我的头,伸出灵巧的舌头舔了一滴我鼻尖上的汗珠,眼神中充满爱意:「在我身上休息会吧!」她的双腿放平后我趴在了她由于汗水的浸泡而显得有些滑腻的身体上,而她很满足的抱着我的背,偶尔用嘴唇汲取我脸上的汗水,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喜欢咸涩的汗水。

  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我又开始运动起来,原有的酥麻感已经消失,而且阴道内的爱液变得少了很多,这样就增大了刺激的感觉,她在下面很积极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在我快要喷发的时候凑到她的耳边问道:「可以么?」而她的回答也只是一个「嗯」字。

  在最后冲刺阶段我加快了抽插速度,在她的最深处喷发。喷发过后我懒洋洋地趴在她的身上,等阴茎渐渐地缩小从阴道中滑了出来。

  她起身拿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下面,然后把我的下面也擦干净。在她给我擦拭的时候,她雪白而圆润的臀部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禁不住伸手摸了上去,要不是刚刚喷发完,还没有恢复,可能我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